热线信箱 | 信息公开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科大学者/故事正文

韩廷武:两支粉笔进课堂

发布时间:2023-11-20  点击:

我是1971年来山东矿业学院任教的,一来矿院,就被身边许多老教师不畏困难、严谨认真的精神所感动。

初来矿院时,学校分散在泰安、肥城、兖州等地办学,我被分在兖州县凉水井村校区工作。凉水井村校区周围都是农田,很荒凉,每次到学校都需要坐火车到兖州再步行到学校,很多老教师家在济南,往返一次非常困难,但是每次都能感受到他们不畏困难的精神,更是被他们以苦为乐的工作精神所鼓舞。虽然这段时间很短,但这段时间的磨炼对我影响很大。可以这样说,直到现在,我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要向老前辈学习,虽然环境好了、条件好了,但艰苦朴素、敢于吃苦、以苦为乐的精神不能丢。

刚工作时,我给采选系学生上课,数学教研室主任崔德奎老师、采选系党总支书记于国才老师、采选系主任李文睿老师对我影响和帮助很大。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当时采选系主任李文睿老师。我刚一工作,他给我助课,我当时感到很紧张,他是系主任,我就觉得系主任给我助课不得了。他认真工作的精神实在令我感动,批改作业认真到什么程度呢?他经常批改作业到半夜,不只是对学生的作业批出对错,还将“对、错”的位置进行重点标注,提醒学生注意,对于思路特别好的地方他画出红线给予认可,甚至有些学生标点符号用错了他都会认真标出、更正。

有时,我就问李老师,你怎么批改得那么仔细认真啊,标点符号还帮着改过来?李老师说了一句话:“ 当老师干工作就是要仔细认真,不仔细认真怎么能培养出仔细认真的学生来?”这句话在我脑海中深深地扎了根,一直激励着我、鞭策着我。我要向李文睿等老教师学习,认认真真工作,严谨认真治学,一点也不能马虎,努力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

多少年来,我一直对自己严格要求,认真备好每一堂课,把工作做在前头,在进课堂之前充分做好课程讲授梳理、语言组织,尽量实现“两支粉笔进课堂”。

我备课一般分为几个阶段:第一遍备课时,我在备课本上把上课时需要讲的每一句话都写下来,再进行推敲形成初稿。这时的讲稿有十几页纸,然后我对着玉米地、高粱地进行试讲,在试讲过程中记下不合适的地方,回来再进行修改,再讲再修改,一般都是试讲两三遍,把这堂课要讲授的内容熟记于心。

第二遍备课稿,就是把原来十几页的内容缩减到三四页纸上,缩减好了以后再出去试讲,组织好哪些是重点,哪些是难点,哪些应该重点讲,如何板书等等。试讲回来以后再修改,最后把稿子压缩到只剩下一页纸,放在兜里,“两支粉笔进课堂”,万一记不起来的时候看看,一般情况下就不看了,充分的备课让我讲课很有把握。从工作到现在,这种认真备课的习惯我一直坚持着。当然,我这也是继承了咱们科大老前辈们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我这些做法都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不是自己发明的。老前辈们认真工作的精神、克服困难不怕艰苦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并影响至今。

作为一名数学教师,我一直琢磨数学课究竟是教什么、学什么的。我认为,数学课并不是背公式、背定理、做作业、考试,更不是考好了就行了。数学课最根本的是教给学生思想方法,数学课程的改革应当把思想方法教学作为改革的灵魂,教学生怎么发现问题,怎么想出办法解决问题,这是最重要的,绝不是背几个公式、背几个定理、做几道题这么简单。于是,我在课堂讲授过程中就特别注意提出问题,然后多分析思路,多研究方法,让学生跟着一块想办法、解决问题,借此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另外,我还根据学生的基础,注意因材施教,比如在布置作业的时候,一般留三种作业。一种是必做题,每个学生都要完成,这是对课堂知识的巩固,是基础。第二种是选做题,要求学有余力的同学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选做,不强求每个人都完成,这两种作业每堂课都有。第三种是每周一题,每周出一道大题,贴在黑板旁边,是研讨题,研讨题难度较高,必须通过研讨才能做出。在做题的过程中,我还鼓励同学写小论文。很多学生毕业后给我反馈,说正是对这种“每周一题”的课后作业的钻研使他们在读研究生和以后的工作过程中受益很多。有一年,在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的学术研讨会上,我作了关于“思想方法教学与数学课程改革”的发言,得到与会很多专家赞成,北大方正集团的主要开创者、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的发明者、北京大学教授、院士王选参加了这次会议,对思想方法教学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韩老师,你这个想法很好,我认为很对,我从小学就学数学,上中学时证明三角形全等相似,工作以后根本用不上,工作了以后谁会去证明三角形全等相似啊。但是,我学数学就是学到了思想方法,培养了抽象思维能力、逻辑推理能力、巧妙的计算与证明能力,使我比较善于思考和探索,获益终生。”其他好多专家也有类似的评价,王选的评价最有代表性。

我讲授过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复变函数、积分变换、数学物理方程与特殊函数等多门课程,学生、同行、学校都给了我许多好评。9次被评为“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学校、山东省给予我20多项教学奖励。我主持的研究课题还获过山东省教学成果二等奖。其实,回想起来,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

(注:韩廷武,山东科技大学教授,全国优秀教师。)(讲述:韩廷武 整理:徐明磊 信永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