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回顾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科大学者正文

邓铁六:工作到最后一分钟

发布时间:2018-10-25  点击:

 

1957年我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时,学校规定要听李达校长给哲学系学生讲的《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这门课。有一天上课,李校长讲:马克思为了工人阶级和劳动者的解放经历复杂的斗争,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上做出巨大贡献。后来,马克思老了、病了,连续两次患肺炎,使他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一天,他觉得很累,坐在办公椅子上闭目休息竟由此与世长辞。为了劳动人民的解放,马克思工作到人生最后一分钟,我们要向他学习!听后我深受感动,这节课直到今天仍记忆犹新。当时脑海里浮起一种信念,我也要工作到人生最后一分钟。

在这种精神的激励下,我对自己有较高的要求。那时我在铭言学习本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伟大的理想是生命的灵魂,纯洁真挚的爱情是生命的第二个春天!”“人生最美好的是当你停止呼吸的时候,还能以你所创造的一切为人民服务!”

在后来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一直是认真、努力的。从教物理课到辅导学生乒乓球队,从现场实践中学习、搞技术创新到编写讲义培训工人,从去矿压所专门研究开发矿山压力仪表到创建仪器仪表研究所以进一步应用和完善钢弦传感技术,从申报“测试计量技术及仪器”硕士点到培养一批硕士研究生等等,我都勇于创新,尽心尽力,不张扬,扎扎实实地工作。例如,我是煤炭系统高校最早走出物理教研室与专业结合的物理老师,我的做法也影响了不少同行;我在矿压所时,从自身经验出发,向院领导建议:学物理数学、学计算机、学机械、学机电、学电气自动化等专业的青年教师和本科毕业生都可以报考我的硕士研究生,院领导当即采纳。这就给这些人开辟了一条进一步深造、多做贡献的道路。崔玉亮、于凤、蒋建华、杨淑华、孙凤荣、李念强、姜葵锋、徐乐年、郑丰隆、吴凯、尹增山等都属于这种情况。而且,我鼓励他们读博士,像徐乐年、郑丰隆等读完博士已晋升为教授成为我校教学科研骨干。值得一提的是尹增山,本科是学软件工程的,我指导他做《煤矿采区均压防灭火自动调节装置》硕士毕业论文,使他对自控装置有了全面认识。他后来到同济大学读博士,毕业后分到中科院微系统研究所,成为“神七”卫星释放的项目负责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破格晋升研究员,进入国家青年科技人才万人工程。

1999年退休以后,我是退而不休,继续做很多事。我的钢弦传感技术有待发展完善,这本想留传后人的“书”还没写成,失传将十分可惜;这项技术在高准确度、在实用性方面还有待实践检验,只有经过产业化,通过大量应用实践检验成功才有说服力,才能下定论;另外社会生产实践确实需要这项技术。这些使得我不得不像以前一样全力以赴地工作,虽经历了不少挫折,也取得了更新、更好的成果。

2000年初,我应广西柳州欧维姆建筑机械公司邀请,帮助研发钢弦式锚索测力计。在助手的精心帮助下,开发钢弦式锚索测力传感器很快取得成功,它采用液压转换活塞油缸与压力传感器组合而成,再加GSJ-2型电脑检测仪组成钢弦式锚索测力计。经计量院检测,这种新型传感器性能优良,具有良好重复性(0.1%FS左右)和较高精度(0.3%FS左右),万一漏液还有限位保护。我们申报发明专利获批准授权。

2001年,单线圈电流型振弦式传感器和激发器发明专利获得授权,形成两个有生产能力走上市场的产品:一个是钢弦式锚索测力仪,向欧维姆公司等用户销售了若干产品,特别是给上海建筑科学院做了十套产品,这是我亲自抓的,其中两套量程4000kN的,经北京中国计量院标定,误差均小于0.1%FS,用于上海磁悬浮轨道梁施加预应力设备的标定,德国、中国监理均认可,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个是振弦式动态汽车超限自动检测系统,是与山东交润交通科技公司合作承担的山东省交通厅项目“公路车辆超限自动检测设备的研制”的研究成果,属国际首创,获山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6年底,受黄自伟老师邀请到他创办的尤洛卡公司工作,他对我很尊重,批给我40万元进一步研究开发新型振弦式动态汽车称重系统。我领着5个人用1年多时间完成了“两体式小秤台动态车辆称重系统的研究”,样机获得国家计量器具型式批准证书,并获得一项发明专利和一项实用新型专利,项目鉴定为国际先进水平。可惜由于市场价格竞争激烈,利润已很低,远不如那时的煤矿监测系统,该产品已过了市场的最佳进入期,不能用于生产开发了,但获得两项专利对尤洛卡公司股票上市还是有帮助的。

后来又应山东交润公司邀请,帮助他们改进振弦式动态汽车衡,一年多干得很辛苦。由于研发时间短,未能事先做好样机试验就上了公路,遇到许多问题。虽然一个个问题都解决了,但与其他公司成熟产品相比,就失败了。

在技术不断进步工作不断“失败”的过程中,确实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不擅长企业经营管理)学到一些东西;同时完成了多项技术创新,获多项发明专利,形成了完整的“邓氏振弦传感技术”体系,在钢弦式传感器高准确度称重和应用于低频动态测量两个方面取得了突破。

对于以后的退休生活,我认为工作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先要写好《邓氏振弦传感技术及其应用》这本书;另外与合作企业共同努力实现技术产品产业化。为了这两项工作,我会继续工作,也许工作到人生最后一分钟!

(注:邓铁六,“邓氏振弦传感技术”发明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现已退休。)